按分类浏览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人物专访 » 正文
发布日期:2017-07-06  浏览次数:179
核心提示:先进与落后之理念的分野在于是做生意,还是做企业;是做生意人,还是做企业家。从杨文辉的传统情怀和与时俱进的交叉坐标点上,我
先进与落后之理念的分野在于是做生意,还是做企业;是做生意人,还是做企业家。从杨文辉的传统情怀和与时俱进的交叉坐标点上,我们可以看到他正以“喜新恋旧”的别致姿态,在钢铁事业和理想人生的道路上,坚定前行。
   1990年3月的一天,文学青年杨文辉拜访一位老板级的好友,用不无逻辑陷阱的言辞请教:“如果我从粮食部门辞职下海,以后会比现在好呢,还是差?”好友模棱两可的回答机锋暗藏:“也许比现在好,也许不比现在好。”杨会心而笑。
   三个月后,杨文辉辞去公职,舍旱涝保收的单位、优越的干部身份、小康的收入、保障稳定的福利以及足够多的舞文弄墨的闲暇,以一个利落的空中转体,一猛子扎进商海。这在常人看来可堪心惊的一声“扑通”,却不能说不是冒险。中文专业出身的他清楚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道理,从微观角度考虑,拖家带口的,修身、齐家、干事业一样儿不可偏废。而他对好友的答案理解为言简意赅无他,事在人为耳。
   杨文辉有着很深的文字情结,手下草拟的公司公文,只要时间允许他会认真过目并圈点批改,连一个标点的错误都不放过。他曾一度把文学创作做为事业的真诚追求,而他转向从商的决定,很大程度缘于那时经历了对戴厚英《人啊,人》的批判。在儒家传统价值观中,无论“立言”还是“立功”,都可以达到一种人生价值的高度,而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推行,无疑拓宽了国人实现人生价值的路径,大大解放了人的创造力和创造形式。杨文辉最喜欢唱的歌曲之一是《走进新时代》,并且每次都唱得声情并茂,因为由衷。
   杨文辉从辞职到创立自己的公司历时三年,恰恰颠覆了“秀才造反三年不成”的说法。大概很少有人探究秀才“三年不成”之后的问题,而“三年”在汉语中也不过是个虚数,因为创业绝非一朝一夕之功。正是三年从商场经验到生意资本的踏踏实实的积累,杨文辉在进发公司创立之初就确立了“积极进取,稳步发展”的经营理念,并在后来的发展中形成进发公司的经营风格。
   头脑和眼光,几乎是所有成功商人的看家功夫。广东小镇乐从有着悠久的经商传统,杨文辉刚开始所从事的布匹贸易是乐从镇历史上最传统的行业之一,那时的后起之秀并渐成气候的钢材市场就紧邻布匹市场。从布匹到钢材,杨文辉又一次果断的转身,或许是两种性质截然不同的商品在经营地缘上的机缘转换,或许是他目光如炬行事果敢。问他转行的原因,他的回答往往轻描淡写,让人感觉似乎是一次偶然。然而在一次招聘一位之前无钢铁从业经历的部门主管时,他这样回答对方关于钢贸行业生命力的提问:钢铁是国民生产的支柱产业,是工业的命脉,先不说更长远的时间,至少你我能够活多久,就能亲眼见证这个行业活多久。而今去乐从走一走,会发现布匹市场的面积正被钢材市场几乎蚕食殆尽,这应该能验证杨文辉当初选择的必然。
   有人问进发公司能够活多久?他的回答极其斩截:进发要打造的是百年老店。
   就民营资本而言,目前国内钢贸行业正处在群雄并逐的时代,没有谁是绝对的老大,也不乏风吹草动之下抽钱退市的活泛人,以及目光敏锐、实施多元化战略的雄才。杨文辉则一直坚持进发公司的发展战略不动摇坚定钢铁主行业,多点采购,跨地区经营,集钢材贸易、仓储、加工配送于一体,把进发公司建成商工贸集团式钢材物流专家。
   通过分析不难发现,进发的多点采购切合中国钢铁生产区域的星棋分布现状;跨区经营意图在国内取得大局上的厚势;从贸易仓储到加工配送,则形成钢材物流的完整链条。一个气足势厚、纵横开合的大棋局,清晰展露。
   1998年之前进发公司所经营的是进口材,并且操作量成为乐从市场的翘楚,但杨文辉却在形势一片大好中看到了进口与国产的市场机会发生着嬗变,国内钢厂产量和产品质量逐渐与国外形成抗衡,并且国内钢厂的营销模式有朝着便于经销商操作的趋势发展。又一次,杨文辉做了个漂亮的转身,进发成为乐从市场第一家武钢代理经销商,进口材的操作同时戛然而止。做武钢代理的好处不仅仅是盈利上的,杨文辉常常用感恩的口吻说,跟武钢的合作使进发在经营管理和公司管理上得到了飞跃式的提升。接下来,鞍钢、本钢、邯钢、唐钢、武钢海南、涟钢、韶钢,截至目前,进发已成为国内八家优秀钢厂的代理经销商。
   杨文辉和他的进发公司在乐从创造的“第一”还包括:杨文辉是第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卖铁的、第一个聘请“外地人”做高管的、第一个完成MBA课程进修培训的,进发是第一个统一公司着装的、第一个以贸易商的身份开展加工配送业务的、第一个使用计算机物流管理软件的、第一个在省外设立分支机构的、第一个斥资兴建办公大楼的。
    凡此种种,在当地一度招来的并不都是赞许。着装问题,有人讥为“扮野”(装样子);盖大楼,有人嘲笑他显摆:“最有钱的又不是你杨文辉,一个卖铁的,有必要盖那么高档的楼吗?”……。然而“风物长宜放眼量”,事物的发展以及乐从钢材市场更多、更漂亮写字楼的拔地而起揭示出:着装或许是观感上的改善,但更重要的是员工意识和行为的职业化规范;请外省人做高管或许有不易控制的风险,但多地域文化的融合和先进的管理理念无疑更符合建设一个全国性的公司的需要;盖高档写字楼或许有助于壮大公司形象,但办公环境和条件的改善肯定更便于企业内部管理的到位和管理档次的提升……。正因为进发对企业管理的注重和市场地位,国家发改委在广东地区设定的两家“全国钢材价格监测点”单位中,有进发公司的一席。
听说最近乐从有钢贸公司请求当地一所学校帮忙培训员工的普通话,杨文辉却不敢把它看作一个笑谈,相反,他深感人的意识速度有时慢于蜗牛,有时快于光速,而进发公司过去的所谓“第一”,倘若止步须臾,便有落后于人并被市场淘汰的危险。
   国内钢贸行业企业目前正立于进退的分水岭上,除了全力关注和密切跟进市场的变化,精细经营,充分“挤”出市场利润,进发施展的动作主要有:1、继续调整和完善组织架构,在“三统一”(资源、人力、资金)的原则下,进一步强化公司本部以及上海、杭州、武汉、天津、重庆、成都、鞍山、韶关等分支机构的功能建设,重点提升公司对上海分公司以“亚营运中心”的定位建设。充分发挥进发公司代理资源的优势,做活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三条国内重要经济带的气眼,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保持劫争的先手。2、全面推行旨在加强内部管理和经营管理的绩效考核制度,对条件具备的分支机构实施独立核算,并改革公司薪酬分配制度。针对国内钢材供应日益饱和、钢材贸易利润日益稀薄的趋势,要不断调动员工积极性和创造力,提高全员劳动生产率。单就贸易而言,成本与利润此消彼长,规模是保障整体效益的关键前提。3、继续加大钢材深加工和配送项目的投入,重点项目之一是开发在顺德工业园储备的350亩土地,依托珠三角强大的制造业和工业园物流辐射功能,发展钢材物流中心。相对国内钢铁生产企业,民营钢贸企业仍属“弱势群体”,进发公司必须清楚有所为和有所不为,而钢材物流服务及其附加值的创造,将是进发公司未来的主要增长点。
   杨文辉的战略胸怀诚如他对自己的定位“我是中国人”。怎样才是“中国人”?过去有戏言“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听广东人说普通话”,杨文辉是土生土长的广东人,他说中国人首先要说好国语。进发公司十年前就在公司内部强调普通话的推广,在公司大小会议上,粤语发言会被谢绝。对他自己的普通话,他自我评价说“比较普通”,实际上他的普通话很少会让一个不熟悉他的人把他跟广东人挂起钩来。他唯一耿耿于怀的是英语水平的欠缺,每每谈到这一点,他眼中都充满着真诚的遗憾。他羡慕英语流利的人,他羡慕并敬重每一个有着优秀才能的人。杨文辉的谦逊,也是由衷的.
   也许正由于谦逊,使他在刚毅、认真、执着中,糅合了宽容、公正、开明的品格。每当需要做出一个决策或决定,即使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他也要请教相关手下或他人:“您认为这事该怎样办?”有时为一件公司经营或管理上的问题,手下跟他顶牛争论甚至动气,他并不以为忤逆,只要对方的出发点是健康、积极的。
   他说进发公司是一个大家庭,这个家庭不仅对内承担家庭式的责任,对外也要承担着社会责任,慈善和公益事业即是其一。从他为《乐从文联书法美术摄影集》所提的刊头寄语中,可一窥他热心各类公益事业和社会活动的初衷——站在企业经营者的角度,对文艺作品的欣赏不免于感性中诉诸理性。所谓“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文艺形式和文艺活动既是载体,又是手段。文艺功能对于一个组织的文化建设是不可或缺的。
   企业经营的目标所在是经营绩效,而绩效必须作用于社会才有其终极意义,至此,企业仅完成了其对社会关怀的一部分,还必须进一步升华到人文精神的层面。支持社会文化建设,提升本企业文化品位,对企业而言不仅是义务,更是本分。愿更多有志有识之士加入到创造美的事业中来,谨向艺术家们的辛勤劳动表示敬意!
   在进发公司成立国家重点职校——陈登职业技术学校教育培训基地挂牌典礼的发言中,杨文辉指出——在职业教育的发展越来越高质量、越来越贴近企业需求的今天,企业也一样有责任积极推动职教的发展,用回报教育、回馈社会的形式,尽一份企业对教育和社会的关怀和义务。进发公司能够成为陈登职校的教育实习基地,对我们进发公司是一种荣幸,也是一种鼓舞和鞭策。
   杨文辉担负的社会工作不比他经营公司的工作量小。除了广东进发钢铁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的职务,他还担任着上海市工商联钢铁商会副会长、乐从福利基金理事、乐从文联名誉主席、乐从钢铁贸易协会秘书长、顺德工商联常委、顺德政协十一届委员、广东乡镇长决策促进会顾问、广东省企业家协会常务理事,还有中共中央党校第八期广东基层领导干部培训班副班长这样一点不闲的“闲职”等。
   所谓儒商,儒的不单单是学识的表象,更应该是“达则兼济天下”的风范。以物质财富为例,杨文辉的观点是:当一个人挣钱达到一千万,再多出来的就不属于他自己了。
   他还常说:我的时间并不比别人多个一点半点,也是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可他哪来这么活跃的精力?他的另一句“名言”道出了个中缘由“我的年龄一直是25岁。”稍顿,他补充说,“是指心理年龄。”伴随这番话的,经常是他标签式的一串爽快的哈哈大笑。
   杨文辉的作息习惯异于常人。莫文蔚有首歌《愈夜愈美丽》,杨文辉则愈夜愈清醒。他夜夜清醒的,是他特有的缜密的思维。
   中国传统商家对联“陶朱事业,端木生涯”所昭彰的范蠡和子贡是智慧与品格的化身,是天下儒商的典范。对杨文辉而言,事业或有目标,进取却永无止境。他曾在党校同学联谊会上就“企业的科学发展观”主题谈到:先进与落后之理念的分野在于是做生意,还是做企业;是做生意人,还是做企业家。从杨文辉的传统情怀和与时俱进的交叉坐标点上,我们可以看到他正以“喜新恋旧”的别致姿态,在钢铁事业和理想人生的道路上,坚定前行。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热线 400-8088-659
客服 1977554587
反馈
APP
顶部